六两57

存货。一发完。
那天听着《无问》,突然的感触,没有抓住,依稀还剩下这些。

翻着便签,突然发现自己有好多存货啊。

《先生》

很抱歉,我需要停更一段时间。或许很长一段时间。
在寒假时,我曾尝试写下去,可发现自己已经偏离轨道了。
如果有在等我更这篇文的人们,在这里我郑重且内疚地跟你们说一声,抱歉。非常抱歉。
听说涛和大毛的巡演最后一场在深圳,且日期是4月8号,这对我来说真的是太幸运了,简直是赐予我的一份大礼。因为4月9号是我的生日。这份仪式感太强。
希望我也能好好的把《先生》完成,把它当做自己赠予自己的礼物。
最后,再次对曾经看过这篇文,且对它还有些许印象的人们,说一声:抱歉。
在此,我承诺:《先生》绝不弃坑。
谢谢你们,谢谢!

大概你的兴趣就是怼我?

新年期间,若是没有增长几斤几两是对不起这个盛大且温暖的节日的。奈何我的增长从不只几斤几两……
照例吃了中饭就在沙发上窝着边看电视边玩手机,大概我太过懒散,导致我家小孩抑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。一个九阴白骨爪就抓住了我的小脚脖,那一个酸爽啊,老坛酸菜只怕也是比不了。瞧着我那狰狞的五官,小孩颤颤巍巍的收了手:我不知道你这么胖了……
我面带微笑没当回事:过年都会胖的呀,你不也胖了么?
小孩一本正经,语气戏谑:那老娘都已经嫁人了,你男朋友都没有呢
来自我家小孩的深切问候:你啥时候能瘦呢。
我要是知道就好了☺

我想更日常,关于我自己的。
其实很早之前已经开始了,那个时候只是从微博搬过来,现在想直接点。
自己开了个话题:我家的小孩儿。
至于为什么是小孩儿,是因为这个词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词,特别特别美好,以至于在我想用一个词来归纳他们的时候,只有它能替代。

《懒的代价》

因为不想出去散步,所以和家里俩小孩窝在家里。

然后一小孩默默从不知名的地方捞出了一副牌,在桌子上摆好,然后两人就那么开始打牌了,还乐呵个不停。
这是在欺负我不会打牌么???四个人打的跑胡子你们两个打什么打???
一小孩数错牌了,还硬不承认,另一个就死盯着笑着不说话,结果小孩恼羞成怒:重来重来???

我坐在另一桌,孤孤零零。
种着蘑菇吃着狗粮揉揉鼓鼓的肚子表示很开心【摊手】

我记得那天发生的事,给我的认识刷新了认知。也还好我还记得最开始的感受。

还好你不那么重要,还好你够重要。

希望它可以支撑着你成长,丰富你血肉,成就你时光。

小孩,我家的。

过于早熟,道理都懂,做不出,长不久。